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周大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随想一则·周大成

2012-12-03 15:41:4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周大成
A-A+

  放眼当下,侈言创新,众议滔滔,以为时髦。何谓“新”?何以“新”?有谓脱尽绳墨为“新”有谓直抒胸臆为“新”。若起当代草圣林散之于九原,必以为大谬也。
  散老草书博大精深,浑朴高古,声明之隆,馨播海外。其作“新”乎“旧”乎?从散老自况中可探消息:“余十六岁始学唐碑;三十以后学行书、学米;六十以后学草书,草书以大王为宗,释怀素为体、王觉斯为友,董思白、祝希哲为宾。”(《林散之书画集•自序》)散老少时笃学,终老不倦,转益多师,出入百家……如蚕之吐丝,蜂之酿蜜,其一朝一夕人变为丝与密者哉?颐养之深,酝酿之久,而始成功。正所谓:“既学古人又变古,天机流露出精神”(林散之诗)。
  宵小之徒,假“创新”之名以掩狂怪,岂能跳过大师法眼!散老曾有诗嘲讽尔曹:“问君何以如此写,各有看法迈前贤……书法之道真无边,大胆创造惊张颠!”“迈前贤”、“惊张颠”之杂耍式书法其为“新”乎?直是“俗”也。
  余生不敏,何敢妄谈“创新”!但知古哲今贤可为师;法帖名碑终老相守。兼以诗书涵泳、国画陶冶、音乐遣兴……乃至道德情操勤加砥励,时匡不逮。书山寻宝,忙鞋可至;艺海探骊,一苇有期。《论语》云:“不欲仁则斯仁矣”。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周大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